哪些因素会影响猪肉价格呢?

  2018年8月辽宁沈阳爆发第一例非洲猪瘟疫情,2019年是国内非瘟疫情的高发期,生猪出栏量减少,猪肉价格一度上涨至50元/公斤,到现在国内非瘟疫情仍偶有发生,年后新冠肺炎疫情抑制了部分团膳消费,猪肉价格开始进入回落通道,部分地区猪肉价格已回落至30元/公斤以下。那么,除了非瘟疫情,还有哪些因素会影响猪肉价格呢?
  
  宏观政策
  
  猪肉占CPI构成的2.88%,同时中国人以吃猪肉为主,占肉类总消费量的2/3,猪肉价格上涨将会带动其它肉类乃至食品价格大幅上涨,因此猪肉价格大涨有推动物价上涨的风险。国家在因对此类风险时,不再单纯依靠货币紧缩作为反通胀的主要宏观政策。
  
  本次非洲猪瘟对社会消费的影响,国家主要通过放宽生猪饲养限制、加大金融信贷支持、积极进口与抛储来应对,而这些宏观调控政策对产业复养起到了很好的支持和促进作用,猪肉价格也缓慢回落。
  
  截至2020年5月27日,今年华储网共投放中央储备冻猪肉20批,累计投放量达到38万吨。这极大的保障了新冠肺炎疫情中居民猪肉供给,保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猪肉价格相对稳定。
  
  另外,近几年愈加严苛的环保政策在非洲猪瘟疫情之后,为促进行业积极恢复,部分限制措施略有放松,但整体依然受环保政策限制,投产成本增加,限制小规模养殖厂复苏,同时留给大规模养殖厂快速扩张的空间。根据艾格农业数据,仅2020年4月份温氏、牧原、新希望等龙头企业共投入约760亿元布局生猪产业。宏观调控与环保政策持续影响下,国内生猪养殖规模化进程有望加快。
  
  经济发展水平、居民收入以及消费者偏好
  
  除去宏观调控与环保政策,经济发展水平、居民收入水平以及消费者偏好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猪肉消费,进而影响其价格。
  
  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3-2018年间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猪肉消费量稳步增长,而且随着城镇化不断推进,农村居民人均猪肉消费量增速明显,仅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猪肉消费量达到22.96千克,同比上涨17.80%,且首次超过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量22.74千克(图1)。
  
  目前我国城镇居民猪肉消费量基本饱和,而且随着人们越来越注重饮食健康,猪肉的城镇消费占比增速或进一步放缓。与此相对应,农村改革持续推进,来自农村居民的消费量有望实现持续增长直至饱和。
  
  成本支撑
  
  生猪饲养成本主要包括厂房设备投资、饲料成本、人工水电、药品与防疫成本等,其中厂房设备投资属于前期固定资产投入,饲养过程中饲料成本占到总成本的70%左右;对于外购仔猪的养殖户来讲,采购仔猪成本与饲料成本分别占20-30%和40-60%,因此饲料价格对生猪养殖的价格支撑要比家禽类养殖更明显。一般采用猪粮比价来衡量生猪养殖的饲料成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