沪铜小幅上涨,沪铅沪镍依然延续跌势

  17日,基本金属期货走势出现分化,沪铜小幅上涨,沪铅沪镍依然延续跌势。金属期货后市究竟如何走,引起分析师激烈辩论。有分析师认为商品市场大概率已进入牛市周期,但也有称当前铜价有些被高估。且看机构详细分析,经小编整理如下:
  偏多派:
  山金期货研究所所长曹有明表示,目前黑色系商品主要反映的是市场需求边际改善和信心的增强。受疫情影响,目前各国都采取了超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,多国股市也已突破或接近疫情前高点,市场预期出现明显改善,以铜、原油等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已出现一轮非常明显的上涨,商品市场大概率上已进入牛市周期。
  曹有明指出,从需求角度来说,国内房地产投资增速从低位反弹,房价仍存较大上行动力,基建投资继续发力,需求预期已明显改善。因此,从中期来看,黑色系商品上行趋势有望维持,只是由于在上涨过程中未出现明显的调整,后市涨幅或将趋缓。在所有的大宗商品中,铜、原油等品种上涨的势头更为猛烈,近期黑色系商品更像是跟随上涨的品种。且因需求端因素,焦煤和焦炭期货走势相对偏弱。洪灾消退后又将进入伏天,需求一时也很难有太大起色。因此,整体来看,洪灾消退后,黑色系商品或许将进入高位震荡模式,市场可能将处于供需两弱状态。
  高维鸿认为,当前铜市多空因素交织,利空因素主要来自疫情对经济、需求端的扰动,以及智利铜矿生产的实际情况,利多因素则是经济的持续复苏、刺激政策的持续加码以及疫情对供应的新扰动。他建议投资者勿盲目追高,可考虑逢回调做多。对于产业相关企业而言,在当前铜价高位波动加剧的情况下,坚守套期保值的宗旨,以稳定公司利润为前提合理进行保值,同时可考虑采用期权等衍生品增加风险管理手段。
  在国泰君安期货有色分析师季先飞看来,当前宏观驱动主要体现在两方面,一是市场流动性充裕,中国央行7月下调再贷款、再贴现利率,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,同时7月抗疫特别国债以及后续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,还有支持基建和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,提升了资金风险偏好;二是通胀预期回升,随着国内投资增加,市场整体需求恢复,整个工业品价格持续修复,这将强化未来的通胀预期,进而对铜等相关商品形成正向反馈。
  季先飞认为,铜价是未来经济预期的晴雨表,如果经济能够持续恢复,对当前的价格也会形成持续较强的拉动作用。与此同时,美元弱势以及LME逼仓预期也对铜价形成向上的驱动。他认为,在当前向上驱动逻辑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,铜价依然存在上行空间,根据对宏观和微观市场的判断,预计铜价偏强的格局将延续整个三季度,建议投资者以多头思路为主,回调可能是良好的多头入场点。
  偏空派
 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分析师曹洋称,可以说,当前铜价核心驱动因素主要来自宏观方面,铜价反弹的背后是通胀预期与经济复苏预期,因铜的金融属性偏强,对市场风险偏好较敏感。同时,基本面题材放大了铜价的反弹幅度,例如铜矿供给扰动较严重以及下游需求恢复超预期等。在曹洋看来,近期铜价过于强势的拉升与国内三季度铜市基本面会形成一定背离,但后市决定铜价趋势的预计仍是宏观因素,如果宏观预期不发生明显调整,铜价上行大趋势很难出现逆转。同时由于基本面阶段性强弱变化,铜价在高位或有调整。他表示,铜价本轮反弹的持续时间可能相对较长,目前反弹时间是看到明年上半年,从空间来看,LME期铜看到6800美元/吨,建议可以等待铜价阶段回调之后,中线布局趋势性多单。
  宝城期货程小勇指出,目前铜市场面临两大调整风险:一是国内铜供应紧张势头开始缓解,铜现货升贴水回落、铜进口量攀升、精炼铜进口溢价回落和国内铜库存连续两周回升,铜进入累库阶段。数据显示,截至7月10日,包括COMEX、LME和上期所在内的三大交易所显性库存回升至40万吨左右,其中上期所铜显性库存回到13.7万吨左右,仅仅略低于去年同期水平。
  二是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都在回落。国内消费需求方面,从高频数据来看,包括日耗煤量、土地成交面积、商品房销售面积、水泥和混凝土价格指数回落,都意味着消费需求实际上在环比回落。从月度数据来看,与去年同期相比,消费需求实际上是持平甚至还是负增长,积压订单回补带来的消费需求爆发高峰期已经过去。而投资需求则体现为流动性边际收紧,最近针对股市大涨,以及违规资金入市和资金空转套利,央行一方面要求银行自查,另一方面在疫情期间出台的临时性措施于6月30日彻底退出,如3000亿元再贷款和5000亿元追加的再贷款再贴现都已经退出。截至7月7日,1万亿元的普惠性再贷款也完成了3747亿元,流动性最宽松时期已经过去。
  程小勇称,对于COMEX铜而言,基金投资驱动的涨势可能会趋缓,全球铜市场还是要看中国的需求,而中国铜市场面临再次累库和流动性边际收紧的制约,相信铜价加速上涨的阶段已经过去,正进入挤泡沫的调整阶段,建议投资者关注COMEX铜期货合约(合约代码:HG),捕捉铜市投资机会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3月铜价暴跌时,COMEX铜市场在亚洲交易时段成交量明显攀升,意味着这个产品对于投资者而言,也是一个重要的风险管理工具。
  中国国际期货欧阳玉萍指出,供给端的扰动因素对铜价构成了一定支撑,但国内二季度铜下游消费反弹明显,预计下半年消费回暖力度将放缓,铜价从消费端获得的支撑将减弱。受一季度下滑幅度较大的拖累,预计今年铜消费量将不及去年。总体而言,经历了前期的大幅反弹后,利好因素已大幅兑现,预计沪铜主力合约在7月下半月将以高位振荡行情为主,上方压力位54500元/吨,下方支撑位49600元/吨。